当前位置: 森林旅游

吉尔吉斯斯坦:登山客的新大陆

2016-06-03来源:青年参考

一方面是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与低廉的费用,另一方面是简陋的基础设施与更高的风险。无论如何,对厌倦了阿尔卑斯山和尼泊尔的登山客来说,吉尔吉斯斯坦都很值得尝试。

尽管拥有未被破坏的自然环境、镶嵌着古生物化石的岩壁和瑰丽的山景,吉尔吉斯斯坦还是很难被登山发烧友们列入“一类目的地”名录。这个中亚山国地处偏远,境内的高山大多沿用苏联时代的古老命名,至少就第一印象而言,它不会是登山客优先考虑的对象。

不过,随着阿尔卑斯山人满为患,尼泊尔开始向外国游客收取越来越昂贵的路费,将目光转向吉尔吉斯斯坦的人开始增长。

苏联时代的荣誉延续至今

事实上,为拉动经济,吉国政府从2012年就开始放松签证要求,鼓励人们来此登山。虽然大部分旅行者仅仅热衷于在该国境内骑马旅行、探访古丝绸之路及游览世界第二大高山湖泊——伊塞克湖,但越来越多的人渴望前往未开发的高海拔地区探索。

职业登山家艾米莉·沃德(Emily Ward)到过吉尔吉斯斯坦3次,她将该国描述为“新大陆”,因为那里不会对登山者额外收费,也不用办理特别许可证。而在与她同行的哈里·麦基(Harry McGhie)看来,地形的多样性增加了吉尔吉斯斯坦山区的魅力,“一片盆地上方覆盖着金色的花岗岩,下一个山谷却基本是由石灰岩构成的”。

吉尔吉斯斯坦的骄傲是5座海拔超过7000米的山峰,包括跨坐在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边界的列宁峰(7134米)、共产主义峰(7495米)和科尔申涅夫斯卡亚峰(7105米),另两座是托木尔峰(7439米)和腾格里峰(7010米),均坐落在临近中国的山脉上。

苏联时期,在一个登山季(通常为8月到10月)内一口气征服这5座高峰的勇士,会获得政府颁发的、印有“全苏最高峰征服者”字样的奖牌。至今,这一荣誉仍被登山界认可,尼克·瓦伦汀(Nick Valentine)和约恩·古普塔(Jon Gupta)还为此设立了“雪豹奖”。2012年,这两名英国人曾打算在42天内连续挑战5座山峰,直到2014年才大功告成。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吉尔吉斯斯坦为了促进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将一座4446米高的山峰命名为“普京峰”,并在峰顶插上两国国旗,供登顶者瞻仰。

“原生态”是危险的诱惑

虽然缺乏官方统计数据,但登山界的非营利机构都注意到,申请前往吉尔吉斯斯坦登山的人正迅速增加。当然,商机未必都能转化为现实利益。如沃德所指,“这个国家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问题是基础设施落后——公路是30年前修的,公共交通工具也少得可怜”。

住宿方面,吉国的多数城镇没有旅社。好在,当地人乐意向游客出租自家房屋。

很多人迷上了中亚诸国的“原生态”,但偏远的地理和简陋的设施可能成为隐忧。沃德头一次去吉尔吉斯斯坦时,有位同伴突发急病,可唯一的一张地图是苏联时期绘制的,上面根本没有他们所在的那座5000米的山峰,导致救援直升机耽搁了大把时间。

与之对比,去基础设施发达的地区登山的人,在人身安全上更有保障。例如,在阿尔卑斯山脉勃朗峰附近的法国小镇夏蒙尼,救援队在最忙的时节,一天内出动5次也不稀奇。

去年秋天,麦希和沃德前往吉国的科斯莫斯峰。他们花了两天在首都比什凯克收集物资,总共往一辆面包车上塞了200公斤食品——包括三十来个洋葱和8公斤奶酪。

旅途中,麦希一度被高原反应击倒;历尽千辛万苦来到山脚下,队伍却又一次被雪崩和冰裂缝所阻。他们不得不启动替代方案,将目标转向一些海拔更低的山峰。“吉尔吉斯斯坦可能是我到过的、选择最多的地方了。”麦希事后表示。她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在吉尔吉斯斯坦,即便是那些“小一号”的山峰,海拔也跟欧洲最高的勃朗峰(4700米)相差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