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生态多样性 >自然保护区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副院长:生态环境好人也很好

2016-06-02来源:天山网

新疆日报讯(记者朱必义通讯员李娜报道)2014年3月17日,到达比什凯克的第二天,我们和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托克托拉里耶夫·比木扎副院长取得了联系,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采访的要求。

科学院靠近比什凯克一条主要大街,院子里的树木刚刚绽出绿芽,迎面吹来的风还带着寒意。比木扎副院长的办公室在大楼的第二层,长长的木地板走廊铺着厚厚的蓝色地毯。和我们在哈萨克斯坦采访受到的礼遇一样,比木扎帮我们把外套挂到衣橱里,紧接着外间的工作人员把两杯红茶端到我们面前,茶碟上放了一把小调羹、一张餐巾纸和两块方糖。

到中亚采访之前记者阅读过相关资料: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的前身是成立于1943年8月的苏联科学院吉尔吉斯分院,1993年12月更名为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为了帮助我们了解科学院的机构设置,穿着笔挺西装和细条纹衬衫的比木扎戴上眼镜,从公文包里取出通讯录,为我们详细介绍该科学院各个学科:社会科学学部,物理技术、材料和矿业地质学部,化学工艺、医学生物、农业科学学部和南方学部。上述四个学部下面又设立20多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其中既有数学理论、物理技术这样的基础学科,也有山地科学、机械研究、水资源与水问题研究等针对性很强的学科。目前科学院在职科研人员3000多人,其中吉尔吉斯族占90%,此外还有俄罗斯、回、乌兹别克、哈萨克、塔吉克、日耳曼等民族。全院拥有41位院士、58位通讯院士。

早在1995年,中、吉两国政府就签署了科技合作协议。从那以后,两国科研工作者往来不断。2008年,中国新疆农科院执行国家科技部统一安排的对外科技援助项目—《吉尔吉斯生态环境保护与自然资源管理》,协助吉尔吉斯斯坦科研人员对生态整体状况以及农业可持续发展进行研究。在此基础上,2000年,新疆农科院农业经济与科技信息研究所和吉尔吉斯斯坦科学院水文及水问题研究所共同开展“吉尔吉斯水资源规划”研究,科技部还给吉尔吉斯斯坦赠送价值几十万元的水资源监测设备和两个全自动气象监测站。2013年,新疆农科院举办中亚生态研讨会,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专家都参加了。

  “和中国的合作从前苏联时期就开始了。苏联解体后,两国科研合作中断过一段时间,后来又恢复了。最近五年两国科研单位合作越来越紧密。”比木扎拿来去年10月在乌鲁木齐举办的“全球气候变化下的生态环境保护与自然资源管理”国际研讨会论文集,其中有他和新疆农科院农业经济与科技信息研究所专家共同提交的一篇论文。

除了和中国科研单位合作,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还与俄国、德国、美国、韩国、日本、土耳其、菲律宾等几十个国家的科研院所开展多领域合作。比如和美国科研单位合作开展植物基因研究,和塔吉克斯坦科研单位开展棉花高产栽培研究等等。

比木扎毕业于莫斯科一所林业院校生态专业,先后六次到过中国,参与过中吉科技合作备忘录的签署,和新疆从事科研的同行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比木扎说他到过吐鲁番和玛纳斯,对新疆设施农业和节水农业留下深刻印象。吉尔吉斯“斯坦同样面临科学分配水资源的问题。”比木扎谈到工业用水、农业用水和生态用水的合理比例,强调丝绸之路上各国政府应该更加注重保护生态环境,正确使用有限的资源。

“丝绸之路沿线有的国家水资源相对丰富,有的国家水资源紧缺,不同国家之间围绕水资源分配很容易产生矛盾,需要各国专家共同就水资源合理分配开展共同研究。”比木扎还谈到中国农业机械化水平大大高于吉尔吉斯斯坦,两国小麦等主要农作物单位面积产量也比较悬殊,吉尔吉斯斯坦希望通过与中国合作提高农机化水平和农作物产量,但也不能为了追求产量对农产品(000061,股吧)安全产生负面影响。

“各国科研工作者通过合作不仅可以实现科研成果共享,还可以促进国与国之间政治关系的提升。如果人类把更多的精力用于分享各自的科技成果,就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纷争。”得知本报记者正在沿丝绸之路采访,比木扎强调丝路沿线国家除了合作开展历史、文化、民俗、语言、教育、农业、贸易等方面的研究以外,还应致力于增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信任,“和平的外部条件才是最重要的。”

听说本报记者在吉尔吉斯斯坦还要采访一段时间,比木扎给自己的祖国做了简洁评价:基础设施还有待完善,但生态环境好,人也很好。